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阴阳采战录】(26-30)作者:noback123
【阴阳采战录】(26-30)作者:noback123
字数:12067


        第二十六章林夏刚猛伏心魔仙子谷内道长生

  话接上回,摘星楼中仙子直指本心,逍遥谷内林夏幡然醒悟。

  他回到住处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自己的内心深处渴望输给女修,想被对方用乳房夹死,想被对方用嘴吸死,想被对方用牝榨死。这种性癖在地球上被唤作抖M,被虐狂。论采战不可谓不致命。

  然而想通了,就不怕了。人内心的软弱就是一种心魔,它躲藏在暗处,你看不见它,它却嗜骨挖髓。而一旦放到明处,就没什么了不起了。

  人有食欲,然暴饮暴食有害,终落个满身肥脂。

  人有睡欲,然多睡少睡有害,终落个头晕脑胀。

  人有性欲,然夜夜笙歌有害,终落个精尽人亡。

  此乃欲望,乃心魔。而有大毅力者终能克服之。

  林夏认为自己内心中想要被女人榨死也是一种欲望,而只要克制住,就不是问题。

  明白了这一点,他开始再度向师姐师妹们发起挑战。

  这一天,他把塔莎按在床上,一杆大枪从后面对着塔莎的股间不停冲刺。
  「师兄…………师兄突然变得好生厉害。」

  塔莎被压在身下,不停承受着对方的攻击,乌螺穴内早已淫水潺潺,螺肉一环接一环箍着棱冠不停刮擦,要叫那龟将军臣服穴中。

  然林夏却压住了心中想要一败涂地的欲望,那硕大的龟头在淫屄内出出进进,竟是毫不服输。

  他一鼓作气道:「怎么样?师妹你说女人天生降男人,但师兄这根宝枪却要降了你这乌螺妖!」

  玉龟顶的深了,感受到那花心间兀自颤动,乃是阴精要丢的前兆。

  塔莎牝户酸麻,被那龟将军杀的是落花流水,趴在床上求饶道:「丢啦!丢啦!小女的乌螺妖要被师兄收掉啦!」

  说完,一股阴精喷出,正是一败涂地。

  此战过后,林夏雄心大振,接连挑战了云遥和云若。期间互有胜负,虽负多胜少,却有一战之力。

  几天后,仙子叫他到摘星楼来。

  林夏来到楼中,却见云遥和云若正坐在那里。

  仙子笑道:「好个调皮的徒儿,听说你这两天把师姐师妹们闹的是鸡犬不宁,连功都没的练。可是如此?」

  林夏挠了挠头,然后道:「徒儿自认床上的功夫太弱,于是勤学苦练,不想打扰了师姐们,倒是唐突了。」

  云遥一听,掩着嘴笑道:「师弟肯上进,做师姐的自当奉陪。今个来着,只因若儿听说小师弟床技突飞猛进是因为师父的指点,跑来抱怨师父偏心嘞。」
  云若鼓着脸颊,气道:「师父就是偏心嘛。平日里只叫我们各学各的,就对小师弟偏袒。几天下来,我都快制不住他了。」

  说完,她拉着仙子的袖摆摇啊摇道:「师父,也教若儿几招可好?」

  于是仙子道:「林夏你倒是说说看,为师可教过你什么床上的功夫?」
  林夏摇了摇头:「小师姐,师父真没教我什么,只是…………只是点明了在下心中的心魔。」

  说完,他便把自己在采战中渴望被女修榨干的想法说了出来。

  云遥大惊曰:「想不到竟有这等心魔,真是苦了师弟了。」

  仙子问:「为师倒是好奇,你是怎么克服这心魔的?」

  林夏答曰:「无他,仅凭一身毅力克之。」

  仙子摇头道:「你这法子太过刚猛。此心魔乃心中欲望所生,如原中野草,烧之不绝,除之不尽。须知刚猛易折,如此积攒下去,总有一天会滴水穿石,决堤千里。」

  「如此一来,究竟如何是好?」

  即便仙子不说,林夏也察觉到心中的欲火最近愈演愈烈,无法满足。

  「小师弟可真笨。想要被女孩子榨取的话…………」

  云若起身撩开裙摆,用小指钩开内裤,露出了里面丰满的白虎馒头道:「虽不能真的榨死小师弟,但把你吸个半死不活还是没问题的。」

  云遥更是指着他道:「师弟你瞧。」

  林夏低头,却见自己股间已然支起了帐篷,正是那龟将军一听到可以被榨干,顿时翘首以盼。

  「这…………让师姐们见笑了。」

  他连忙坐下,掩盖住股间的异状。

  「行啦,你们都坐下。既然若儿埋怨为师,今天正好跟你们讲讲修行的事情。」
  仙子示意众人坐下后道:「前些日子你们出去所获颇多,既谈到采战,就从这说起。

  我们虽道采战女胜男,但林夏也不必灰心。这男修虽然在采战上不如女修,但却有着另一番优势。修行之事,男修修元阳,女修修元阴,除去从那阳精和阴精中炼化,世间大部分功法都有从天地间吸收阳气与阴气的法门。

  然你可知,阳气易得,阴气难遇。这阳气遍布天地之间,午时最浓,日落则消。而阴气却相反,需那月华浇灌大地方可生之,而月有阴晴圆缺,阴气也时浓时弱,远不及阳气易得。

  是以阳气易得,却也易泄,男人床上不敌,乃天理所致。「

  仙子的话让林夏心中多少平衡了些,原来这男修床上虽弱了一些,但平日里修行却快。

  「但正因如此,世间有不少女修走了邪路,比起脚踏实地的炼化阴精阴气更愿意把男修当作炉鼎。林夏你前段时间被八景门女修榨干却莫名恢复功力一事,为师虽不知其中道理,却要告诉你这样的体质乃上好的炉鼎。所以你万万不可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遥儿和若儿也是,听到没有?」

  「弟子谨记。」

  仙子的话让林夏心中一个突突,吸一次顶修炼几年,完后还自动回复的男修,那不是最好的炉鼎是啥。云氏姐妹也晓得其中厉害,连连点头称是。

  「再说遥儿你,前些日子和那蜈蚣精采战,若不是若儿相助差点就着了道。你需记住这妖物不同凡人,妖本非人,修炼的是元气。元气满盈之时,会经那化型劫,过则化身为人,不过灰飞烟灭。

  而正因如此,妖物化人之后虽也分男女,具元阴元阳。却比修士多了几分能耐。就像那蜈蚣精可吐淫毒。以后遇到需万分小心才是。「

  仙子语毕,众人点头称是。

  「最后再说那天劫。功法每过三重便有一劫。此乃劫数,亦是机遇。每劫过后,这天地便会为男修降一天女,为女修降一天神,被称为风劫天女,火劫天女,雷劫天女,风劫天神,火劫天神和雷劫天神。

  这天女和天神乃天地精气凝聚而成,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唯有与之交姌,在采战中胜出,方可用采补之术吸收天地精华,凝练自身,去芜存清,入那长生道。然若败北,则被散去一身功力,毕生修为终成画饼。「

  仙子道出了长生的秘诀,也是修真界采战的真意所在。

  「原来如此,我道为何非要弄这采战,原来是为了长生。」

  林夏以前一直在想,男修床上不敌女修,但打不过还躲不过了。闹了半天,真正的原因是在渡劫上。你打不过女修可以跑,但打不过天女就求不得长生。
  「师父,徒儿想要再度入世修行!」

  想明白了这点,林夏便有了决定。这采战在谷内怎么练都是纸上谈兵,师姐师妹们终归不会对他下死手。而想要战胜天女,非要从那些真正带着杀意的女修牝中胜出才行。

        第二十七章妖猫做害迷家姐花儿复仇泄赵弟

  话接上回,先不说仙子是否答应林夏的请求,且说那逍遥谷外有一小镇。镇中有一大户人家姓赵,家里的小姐得了癔症,一到晚上犹如野猫般上蹿下跳见人就挠。

  这赵小姐有一弟弟名唤赵简,刚及束髻之年,童稚未脱却有几分骨气,见姐姐癔症不止便道:「此乃妖邪作孽,看我提剑斩了那妖物!」

  此子当晚腰胯宝剑,守在姐姐的闺房前。待到三更半夜,却不见任何异状。
  「想必是妖邪怕了我的剑,不敢来了。」

  正当赵简在心中洋洋得意之际,却听见走廊见传来一声猫叫。

  赵简被吓得哆嗦了一下,定睛一看,却是一只花猫,顿时怒道:「好个死猫,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来也怪,那花猫看到他来,先是逃了几步,然后又对着他叫,好像在等他追来。

  一人一猫离开了小姐的闺房来到后院。此时乌云蔽月,院内阴风阵阵,树枝摇晃宛若鬼影。这赵简毕竟年幼,见此情形心中害怕起来。

  正当他打算回去时,对面又响起一声猫叫,原来是那花猫蹲在假山根处等他。
  他追到假山旁,见那假山的阴影里竟藏着一个洞,便道:「我说哪里来的妖物,原来是藏在这儿。」

  说罢,他抽出怀中宝剑追入洞中。

  这妖洞七扭八弯,却没有岔道,赵简一路走下来,进到一房间内,却见其中灯火通明,熏香缭绕,乃是一女人闺房。

  赵简打量四周,未见之前的花猫,却发现有一裸女坐在床上望着他。此女看上去年芳二八,是一不折不扣的妙龄少女。

  「你是何人?」

  他举剑质问,眼睛却在女孩身上不停游弋。从未经历男女之事的赵简哪里见过如此美妙的女体,只觉得下腹烧起了一团火,那根用来尿尿的小东西奇痒难耐,不停的膨胀起来。

  女孩笑嘻嘻的望着他道:「我叫花儿,要救你姐姐就得过我这关。」

  赵简顿时怒道:「原来你就是那害我姐姐的了癔症的妖孽,快快拿命来!」
  他提剑欲砍,花儿却满脸的不在乎。只见她吹了口气,那赵简便觉得手臂有千斤沉重,再也拿不住剑。

  宝剑落地,赵简大惊曰:「你会妖法?」

  花儿嘻嘻一笑:「你都说我是妖孽了,那我会妖法有什么奇怪?」

  赵简心想,这下惨了,我不懂法术,岂不是任人宰割?

  那花儿看出了赵简的想法,笑道:「念在小弟弟你一心救姐姐的份上,我便给你个机会。」

  她一招手,赵简就和丢了魂一样,不自觉的走到床上。

  花儿笑道:「我知道赵简弟弟你擅舞刀弄剑,那我问你,你是否听过矛盾的故事?」

  赵简不服道:「这有何难,你且听我道来…………」

  说着他便把那矛盾的故事重复了一遍。

  花儿嫣然一笑:「小弟弟好学识,那你可知道,这女人天生便有一盾,男人则天生带有一矛?」

  赵简问:「妖女莫要骗我,你赤裸着身子,哪里带着盾来?」

  花儿一听,便将大腿分开,露出股间香牝道:「小弟弟你看,这不就是?」
  赵简一看,只见花儿两腿间有一倒三角形地带,正和那盾牌一样,只是不知为何肉嘟嘟的,中间还留有一缝。

  「你倒是真的带着盾,然我可没什么矛。」

  他不服,嘴硬道。

  「嘻嘻,那你把裤子脱下来,看看自己的腿间是什么?」

  花儿笑道。

  赵简不知是计,便退下裤子,将自己身为男人的弱点露给了花儿。只见那平时尿尿的软虫此时早已傲然挺立,龟头勃大,宛若枪尖直指女阴。

  花儿伸出手,握着赵简的肉棒道:「你看,现在你有矛,我有盾,咱们就来比比看,是你的矛厉害,还是我的盾厉害?」

  赵简年纪尚幼,全然不懂那男女之事,以为花儿所言为真,便道:「好,只要你不用妖法,我便用这根矛来会会你的盾!」

  花儿笑道:「嘻嘻,我才不用妖法,就看看你的这根矛有何本事。」

  她把牝户一挺,任那赵简去刺。

  赵简也不服输,挺起肉棒往那牝户内一扎!顿时觉得玉龟陷入了一团软肉之中,酸痒难耐。

  少年哪里尝过这般销魂滋味,顿时大叫:「你这盾牌好生厉害,弄的我麻掉了!」

  「嘻嘻,怕了吧?我们再来过,有你输的时候。」

  花儿挑衅的笑着,那赵简不懂男女之事,仅凭一股莽劲在那牝户间磨蹭,甚至刺不到仙人洞里,败北只是迟早的事情。

  果然不到一柱香时间,赵简便觉得龟头痒进了骨子,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马眼间迸射出来,顿时怕道:「尿了,要尿了!」

  花儿一听,便道:「尿吧,尿了就败了,快给我尿出来!」

  她挺起牝户,用那柔软的肉唇使劲喝责着龟头,赵简哪里遇到过这种战法,顿时精关一松,泄出了白浆。

  这一泄,便泄了个昏天黑地,赵简从来没体验过如此滋味,及舒服,又怕得不了,却身不由己,在花儿的牝户上泄了一大滩。

  等到三魂七魄都归了位,花儿带着鄙夷的表情对他说:「你败了。」

  被那种看垃圾一般的目光看着,赵简哪能服气,便道:「只是尿而已,哪里败了?」

  花儿却道:「尿了就是败了,你看。」

  赵简低下头,看到龟将军在大泄特泄之后早已软成一团,皱巴巴的龟头垂在床铺上,就像在对着牝户磕头求饶。

  他羞愧的垂下头:「是我的枪败了。花儿姐姐的盾好厉害。」

  花儿一听,顿时笑道:「嘻嘻,你知道就好。」

  她说着,把头埋到赵简的跨间,将那瘫软成一团的阳具含在口中。终归是年少气盛,不一会,那根龟将军便再度抬起头来。

  「既然败了,便要任凭处置,给我下去!」

  她一脚把赵简踢到地上,然后道:「趴下!」

  赵简服输,便像狗一样趴在地上。

  「赵简弟弟啊,赵简弟弟,你可知我等这天有多久了?两年前你在街上抓着我的尾巴拖着到处跑的时候,我便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也要拖着你的尾巴,让你像狗一样爬!」

  花儿的声音中带着恨意。

  赵简顿时冤道:「冤枉啊!我何曾欺负过花儿姐姐?」

  花儿伏下身,从屁股后面抓住他的龟头一拉,就像揪出一截尾巴般。

  她用手揉搓着龟头,怒道:「闭嘴!不然就让你尿出来!」

  赵简龟头麻痒,他怕再被花儿弄出白色的尿尿,那种仿佛把魂儿都泄掉的感觉让他胆寒,顿时就没了声音。

  「给我往前爬!看见没有,那里有个洞!」

  花儿一指前面,只见与来时路相反的方向有一个洞。赵简连忙爬了过去。
  期间花儿从后面不停揉搓套弄着肉棒。这可苦了赵简,只觉得股间被一双巧手玩弄,龟头在温暖的手心里饱受欺负,不停的膨胀,很快便有了尿意。

  他哭喊着告饶到:「花姐姐饶了我吧!又要尿了!又要尿了!」

  但花儿不肯,怒道:「给我爬!不爬到洞口就让你尿到死!」

  赵简只得拼命的爬,他手脚并用的来到洞边,股间却已到极限。

  花儿见状冷冷一笑,她抓住赵简的肉棒,用尖尖的指甲对着马眼使劲一戳!
  可怜的赵简顿时哆哆嗦嗦的泄了起来:「尿了!又尿了!」

  花儿也不心疼他,抬起脚狠命一踢道:「滚吧,下面还有的你受呢!」
  赵简泄着精水一头载进洞中。恍然间,他突然想起自己小的时候似乎欺负过一只花猫,他拎着猫的尾巴,任凭她痛的乱叫,拖着她到处乱跑。

        第二十八章童子举枪斗乌盾黑姑挺牝破精关

  话接上回,且说那赵简被花儿泄了精水,然后一脚踢入洞内。他磕磕绊绊打了好几个滚,才终于到了底。这赵简终归是童子之身,虽被花儿泄了两回,竟不觉得筋软骨麻,体内阳火旺盛,洞内阴寒也浑然不怕。

  他抬起头来,看到洞的出口又是一间闺房,房内坐着一名女子,黑色的长发,褐色的皮肤,看上去比花儿年长了几岁,熟透了的躯体以及眉宇间的神色早已脱去青涩,散发着成熟的韵味。

  女人和花儿一样一丝不挂,她见到赵简便分开双腿,对着他招了招手。
  赵简刚败给花儿,一见女人腿间的那面「盾」,顿时虚的捂住下体,然跨间小东西却不争气的又麻又痒,竟是恢复了精神,渴望被女阴征服。

  赵简唯唯诺诺的问:「你…………你是何人?」

  女人笑了笑曰:「你就叫我黑姑好了。赵简啊赵简,你若想救姐姐,需过我这关。」

  赵简心中虽怯,但念及姐姐便壮胆问道:「你又要怎样?」

  黑姑笑道:「简单,和花儿一样,你若是能用你胯间的宝枪斗赢我,我便放过你姐姐。」

  赵简定睛一看,只见黑姑腿间也有一面「盾」,硕大而肥腻,两瓣肉唇上面爬满了弯弯曲曲的毛发,宛若一头黑兽。

  赵简哪见过如此厉害的熟牝,顿时虚道:「你…………你那盾好生厉害,我不和你斗。」

  黑姑又怎会放过他,怒道:「你若不比,我就让你姐姐发癔症跳到井里去!」
  赵简顿时慌道:「莫要害我姐姐,我跟比便是!」

  「这才像个男人,来吧,让姐姐跟你玩玩。」

  黑姑一招手,赵简就觉得自己跟丢了魂一样,不由自主来到床上,把那雄赳赳气昂昂的男根对准了牝户。

  他把腰一沉,只见那牝户上芳草萋萋,龟头戳在上面就像戳进了一个软绵绵的毛刷,痒的赵简不住打颤。

  黑姑见了笑道:「怎么,这就不行了?若是你输了,我就害死你姐姐。」
  赵简顿时急道:「妖女莫要害我姐姐,看我用这肉枪制你!」

  他一边说,一边挺枪摩擦黑姑的肉唇,一来二去之下,两人的性器都开始泌出润滑的液体,肉棒滑在牝上,美到心里。一来二去之下,只觉得玉茎勃勃跳动,却是又要尿了。

  不好!

  赵简心中大骇,顿时不敢再挪动龟首半分。黑姑见状,便知少年大势已去,笑道:「怎么?这就不行了?」

  赵简心虚道:「哪里不行了,我只是累了,歇口气而已。」

  黑姑媚然一笑:「若是如此,且让我来帮你可好?」

  说完,她伸出手抓住赵简的肉棒,那把玉龟埋入两瓣肉唇之间夹紧,上下快速刷动起来!

  这一刷可不得了,赵简只觉得肉棒像是着了火一般,麻痒钻心,顿时大叫道:「别刷了!别刷了!再刷就要尿出来了!」

  黑姑讥笑道:「看我把你的宝贝夹成一条软虫!」

  说罢,她手动的更快了。

  赵简被黑姑弄的欲仙欲死,一股股精水将那肉棒撑得快要爆炸,却不敢射出来。他还记得黑姑说过,一旦尿了就要害死他姐姐。

  反观黑姑望着少年,看着他为了忍住快感而紧咬牙关,绷直身体,面红耳赤的样子,脸上露出了嗜虐的笑容道:「还想忍住?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何时?」
  说罢,她把染成黑色的指甲伸到龟头的肉冠处不停搔刮,这棱冠本就是男人弱点中的弱点,赵简哪里尝过此等滋味,顿时再也把持不住,哭嚎着尿出了败北的白浆。

  这下可好,算上花儿,这赵简连输三阵,一边泄的是昏天黑地,一边哭了个稀里哗啦。把身为男人的尊严尽数吐在了女人的牝上。

  黑姑一边玩弄着赵简那根软虫,一边笑道:「既然输了,你且说说看,我该如何是好?」

  赵简被黑姑把玩着胯间,美的直打颤,却又心里发虚,便道:「只要不害我姐姐,我任凭你处置。」

  黑姑笑道:「想不到你竟如此护着姐姐,也算是个汉子。当年你在街上扔石头砸伤我,如今本应榨干你的精血。算了,待我破了你的童子身,我们之间的恩怨便一笔勾销吧。」

  说着,她跨坐在赵简身上,把那因为不停玩弄而再度挺立的肉棒扶起,对准了自己的牝户道:「终归是童子,连泄三次还硬的那么快,这一回看我彻底的降了你!」

  这赵简未经男女之事,精关依然完璧。精关是把守阳精的关卡,别看赵简之前连泄三回,只要这精关没破,泄出去的也只不过是普通的精水,动不了作为根基的阳气。

  童子之身便是指精关未破的男人,想要破这精关可不容易,不论是平日里自渎,或被女人用手脚去玩弄,泄出来的都不作数。想要破这精关,需用女人的牝户,只要阳具插入牝中,牝内的阴气便会顺着马眼直抵精关,待到射精,精关最为虚弱的时一拥而入破了它,让充盈的阳气泄漏出来。

  男人被女人这么一榨,失了童子身,从此精关便有了裂痕,正是被女人征服过的烙印。

  此时赵简的玉柱被黑姑抵在牝上,那龟将军仿佛已经预知了自己的命运,开始不住颤抖起来。

  黑姑见状笑道:「嘻嘻,你这根宝贝童子枪正在我的胯下哭嘞。」

  她说着,腰往下一沉,把那根玉柱吞入牝中。

  这是赵简第一次尝到女人肉洞的滋味,和之前用龟头去磨牝的感觉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只觉得玉柱被一腔柔软湿滑的东西包裹着,摩擦着,美的连魂都快要飞掉了。

  黑姑看到少年舒服的两眼朦胧,嘴角甚至流出了水渍,顿时笑道:「舒服吧?泄吧,泄出来就完蛋了。」

  此时的赵简早已把害怕丢到了九霄云外,只觉得玉柱很快就升起了一股暖意,然后勃勃的跳动了几下,就一泄如注。

  黑姑见状笑道:「我才刚把你那玩意吞进去,你就败了!」

  这一泄,黑姑牝户里的阴气趁虚而入破了精关,泄的赵简是两腿发软,腰部发酸,让那养了一辈子的阳精呼啦啦的流入了子宫里。

  他只觉得洞内不知为何突然冷得不得了,却不知正是被黑姑泄出真精,虚了身子。

  伴随着阳精的流逝,他突然想起自己小的时候不光欺负过一只花猫,还曾经拿石头砸过一只黑猫,不过在强烈的快感下,这些念头不过转瞬即逝,很快便两眼一翻白,泄的昏死过去。

        第二十九章云若娇喝泄元阳林夏逞威降猫妖

  话接上回,且说这赵简被黑姑泄了元阳,破了童身后,第二日被家丁发现昏迷在后院。找来郎中一看,却被告诉是纵欲过度。赵家一听这不对啊,小小孩子哪可能沉迷酒色,被女人掏空了身子?再想到女儿的癔症,顿时大叫一声坏了,真有妖精!还是女妖精!

  打从那天后,赵家广招能士前来收妖。然道士和尚来了不少,却都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肉棒被妖牝夹成软虫。

  又过了几天,镇上来了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林夏,女的却是三师姐云若。
  此番出行没有别人,云遥快要渡劫,自然得待在师父身边;大师兄张奎和四师兄赵高找不到人影;那五师兄司马青书在林夏看来就是个宅;六师姐商琼是个冰美人,平日里连切磋采战都不肯奉陪;八师妹塔莎连修真的门都还没跨进去更是不提。

  林夏来到镇子里倒是没找到赵家,他租了一间客房,然后陪着小师姐逛了一天街。云若终归是孩子心性,上次出行有云遥管着,玩不尽兴,于是这回苦了林夏,不得不陪着小师姐把镇子上好玩的地方逛了个遍。

  待到入夜,两人回到客房。临睡前他向师姐提出想要练习采战,云若欣然同意。

  两人来到床上,互相脱掉衣裳缠抱在一起。前戏过后,云若趁他不备取到了上位。她骑在林夏身上,娇喝道:「上次是你赢,这回看我的!」

  说罢,那白虎馒头往下一落,就把男根夹入其中。

  林夏也不服输,自下而上连撞花心道:「小师姐莫要得意,尝尝我的手段。」
  这一来二去,正可谓:

  淫肉磨着玉龟,誓把阳龙降,铁枪刺着花蕊,欲将阴精泄。云若娇嗔,美屄如穿花蝴蝶,上下翻飞,林夏急喘,玉柱似败兵之将,左支右拙。女帅舞金鳞软玉盾,大破乌龙阵,男将举银样蜡枪头,难过白虎门。一时间,娘子军气焰冲上九重天,龟将军兵败城下连地滚

  这仙子说过,林夏那大毅力伏心魔的法子如同引鸩,虽止一时之渴,却终有毒发一天。越是征服女人,就越是渴望被女人榨取。如今被云若骑在身上,心中那股一定要赢的气势渐渐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却是渴望被小师姐用牝夹死的淫念。

  这心魔一显,原本就脆弱的玉龟顿时变得敏感起来,楞冠仿佛能感觉到牝内每一处细小纹理。

  被淫肉刮擦的急了,他不禁叫出声来,一时间肉棒开始勃勃跳动,却是到了极限。

  云若见那阳杆脉动不止,顿时笑道:「嘻嘻!你完蛋啦!」

  她一鼓作气,提起雪臀上下翻飞,肥美的阴户不停扣击在林夏小腹上,弄的两人股间唧唧作响,淫水牵出了丝线。

  林夏早已是强弩之末,如今被女阴这么一弄,顿时大叫到:「泄!泄啦!」
  然就在这时,云若却停下了动作。

  这下可好,甜美的快感戛然而止,正准备在师姐牝内升起白旗的林夏仿佛被一柄大锤砸中,闷了下去。

  「既然败了,你且不要动,看我如何治你。」

  云若起身抓住林夏双脚向上一掀,叫他摆出了一个脑袋向下屁股朝天的屈辱姿势。

  她抓着脚,坐在他身上,两人屁股对着屁股,性器贴着性器,说不出的淫靡。
  云若高高在上望着林夏道:「怎么样?当初云遥姐就是用这种姿势榨死了那个蜈蚣精。」

  她边说边伸出手,抚弄着林夏的龟头,挑逗着他的极限。

  「姐姐和我吸干了那只虫子的元阳,让他显出原形,最后被我踩死在脚下。」
  说道这,她举起林夏那根粗大的棒子,对准了自己的牝户道:「小师弟,你想不想尝尝那种滋味呀?」

  林夏此时早已欲火焚身,把尊严全部抛之脑后,如同狗一般摇尾乞怜道:「想!我想被师姐榨干!踩死!」

  云若一听,冷哼一声:「想不到你竟然喜欢这个调调,真是没出息!」
  说罢,她腰肢一沉,就把阳杆吞入牝内。

  林夏紧闭双眼,感受着玉龟再度被包裹进女人的武器中,颤抖着等待着极限的来临。然许久过后,却不见云若动弹。他睁开眼,看见师姐坐在他的身上,用蔑视的目光冷冷的注视着他。

  只见云若轻启双唇,鄙夷的说道:「变态!」

  顿时,林夏如同被电击一般的颤抖起来。

  师姐见状,再道:「垃圾!」

  那玉龟听了,忍不住又膨大了一份。

  云若见状,怒道:「你这俾贱的蛆虫!还不给我射出来!」

  这娇喝仿若晴天霹雳在林夏的脑海里回荡,然后化为快感直窜阳杆顶端。
  他只觉的龟头一麻,马眼一暖,就把一股股白浆吐入了云若的牝内,竟是被师姐生生的骂泄了出来。

  「啊…………啊…………啊…………」

  这一泄,泄的是屈辱至极,却又快美无比,让他不禁像女人一般呻吟起来。
  云若见状冷笑道:「不许停!把你的元阳泄干之前,都给我继续射!」
  她坐在林夏身上,也不运功吸精,只是狠命夹紧了牝户,然后用下体拼命的套弄那根勃勃跳动的玉龟。

  林夏一开始只觉得越射越多,肉棒被淫肉激烈的喝责着,到了最后却痛苦不堪,竟被云若生生操到射干精囊为止。

  大泄过后,林夏仿佛从那九霄云端跌落万丈谷底。没了心魔作祟,一想起自己如同动物一般屈服于欲望,乞求着被女阴夹死的样子,他甚至不敢多看师姐一眼。

  若是真正的采战,女方只需再加把劲,就能毁了男修的道心,把对方调教成只知道献出精液的炉鼎。

  然云若毕竟是林夏的师姐,她让林夏躺在床上,低头俯到胯间,将那杆一败涂地的肉枪含在嘴里舔舐干净,并将元阳从马眼中渡还回去。

  她趴在林夏的怀里,望着他道:「嘻嘻,舒服吗?」

  林夏见云若又恢复成平日里调皮捣蛋的样子,再无任何高冷之姿,便道:「舒…………舒服…………」

  云若一听,伸出手在那龟头上轻轻一弹,道:「以后想被女孩子欺负,尽管找我和遥姐。但若败给别的女人,定饶不了你!」

  翌日,两人在一家包子铺用早膳,恰好听到赵家有妖邪作祟,便前去收妖。两人来到后院假山,见到赵简那时误入的妖洞。

  面对妖女林夏不敢大意,叫师姐去对付那黑姑,只留下花儿一人与他独斗。
  这一回,尽情纵欲后的他精神抖擞,胯间名枪端的是威风八面,杀得猫妖连连告饶。

  惩治过二猫后,念她们未曾害人性命,便只是略施小惩,并未做那废其功力,取其性命之事。

     第三十章盗墓贼胆大包天淫女尸苗县令墓中升堂判死罪

  话接上回,且不说林夏一行收服猫妖后去了哪。远在逍遥谷西边有一叫做苗县的县城。这苗县之所以叫做苗县,源于数百年前,县里出了一位清正廉洁的好县令。可如今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连朝代都换了,小小的县城也开始落魄起来。
  这人一穷就会变的很没下限,这不,眼下乃是三更时,月黑风高,正是偷鸡摸狗杀人放火的好时机。一个名叫刘三的男人正在县背后的土山上拼命的挖着。这刘三本是县中一混混,日子过得紧了,竟打起了盗墓挖宝的主意!一来二去之下,心也跟着大了起来。这一回,他挖的可不是一般人的墓,正是那百年前的苗县令之墓。

  这盗墓一事他已经计划好几天了。从选定地点到打盗洞早已过了数周,如今他一铲子下去,只觉得胳膊一麻,却是挖到了墓室顶部的石砖上。

  这刘三拨开周围的土,麻利的在墓顶上开了个洞,他把火把扔进去探探风。确认无误后,顺着绳子进入墓穴中直奔那主墓室而去。这墓室的布置很朴素,里面也没什么陪葬,但当他掀开主墓的石棺时却大吃一惊。原因无他,只因这苗县令竟是一女人。

  更令他想不到的是,此女虽作古多年,却尸身不腐,如今仍穿着一身官服,带着官帽静静的躺在里面。

  这下可把那刘三吓的不轻,跪在棺前连连叩头,以为墓主显灵要惩罚他这个盗墓的。结果磕了十几下之后,却不见任何动静,于是胆儿又大了。他站起身,详细端详着躺在棺中的女人,只见此女青丝及腰长,眉宇间甚是平和,宛若入寐。身上的官服也很是大胆,衣裳无袖,露出了香肩与上半截藕臂,胸前丰盈宛若小山不说,旗袍一般的下摆更是开衩到了大腿根。

  这刘三扯下苗县令脖子上的一串玉朝珠,却是那县令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
  他定睛一看,见那上写着「县令苗珊」四个大字,方知此女单名一个珊字。
  他望着苗珊的遗体打量了一番道:「找了半天却只有这点货色,亏外面还说你是什么有名的好官,没想到竟然是个女流之辈。」

  这刘三越想越气,感觉一肚子火开始往外冒,正巧,余光注意到那女县令虽无血色,却宛若象牙一般洁白的大腿,顿时怒火变成了邪火,焚烧着胯间的那根东西。

  他一不做二不休,把那苗珊的遗体搬了出来放到地上,分开她的双腿褪下内裤,露出了女人两腿间最神秘的部位。只见那阜丘上芳草萋萋,两瓣肉唇紧闭,只留一线天,分开窥去,见内有一「肉衙门」,专为男根而设,凡有淫龟押入,便升堂问审,定让其吐白浆,泄罪证,磕头求饶!

  这刘三平日里盗墓的来的钱财只够填个肚皮,哪里尝过女人的味道。此时见玉体当前,竟是起了邪念,脱下裤子,把那阳具插入了苗珊牝中!

  按理来说,这女人若无动情,牝中干涩,根本不能抽动,然不知为何,这刘三的阳杆竟尽根而入,只觉得那蜜穴内滑腻冰冷,松弛有度,腔肉包裹着整个龟头,感觉好不快哉。

  这下可好,从没尝过女人滋味的他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顿时再也控制不住腰,开始在苗珊的牝中疯狂抽插起来,没撑过十下,就在尸牝中泄出了可怜的童子精。

  他伏在苗珊的玉体上,如同狗一般的喘着气,只觉得下体哆哆嗦嗦射个不停,仿佛把尿都要射出来一般。这一泄泄的是筋软骨麻,然而他刚尝过交合的滋味,又怎能作罢。只见刘三也不把那根泄成了软虫的东西抽出来,就这么趴在苗珊的身上,感受着女牝包裹着阳杆的快美,没过多久竟又硬了起来。

  他直起身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动。这一回,仍然没撑过十个回合就再一次败在了苗珊的牝里。正所谓男人都不肯在女人面前服输,哪怕面对的只是一具尸体,他也不信这个邪,休息了一下就开始了第三轮奸淫。

  然而这刘三没注意到,他每射一次精,这苗珊的躯体就会多出一分血色,只见那血色红中带着紫,竟把白皙的肌肤染成了一种鬼魅的颜色。她的指甲开始变黑变长,就连紧闭的双眼也有了松动的迹象。

  待到第三次射精,刘三终于撑过了十下。正当他松了口气时,低头一看,却见那苗珊睁开一双凤目,正怒视着他!

  这一吓差点吓破了刘三的胆。他想要离开这具诈尸的女体,却不料腰部被一双秀腿紧紧盘住!

  这苗珊夹着对方的命根子不放,冷冷的喝问道:「你是何人?」

  刘三被吓得六神无主,只觉得下身处有一股吸力,把他全身的力气都从那马眼中吸了出去。顿时求饶道:「县令大人饶命!小人刘三,就住在这苗县。」
  苗珊一听,怒道:「好你个刘三,竟敢盗墓窃宝,奸淫尸体,正可谓十恶不赦,死罪难逃!」

  只见她把牝户一夹,刘三顿时被吸的反起白眼倒在地上。

  她站起身,双手插在腰间,抬起纤纤细足踏在刘三的阳具上,冷冷的说道:「如今落到本官手里,就用这双脚让你脱阳而亡吧!」

  她踩着那丑陋的龟头上上下搓动起来。这刘三虽怕得要死,奈何却无法反抗男人俾贱的本能,竟然渐渐产生了快感。不出十来下,就再度吐出了精液。
  他在苗珊的脚下挣扎着,颤抖着叫道:「泄啦!又泄啦!」

  苗珊也不客气,顿时加大了力度,仿佛要把肉茎踩烂一般,怒道:「射吧!我会让你射到死为止!」

  她一边说,一边加快了搓弄的速度,那玉龟刚刚泄过,本就敏感无比,一番喝责之下,竟被踩的连续泄了出来。

  苗珊冷冷的注视着盗墓贼,用脚帮助他把生命全部排出体外,渐渐的,那根阳具开始流出清澈如水一般的液体,却是射空了阴囊。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