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男人们的抵抗】(第一人称改)(04)【作者:wgdsfbaddr】
【男人们的抵抗】(第一人称改)(04)【作者:wgdsfbaddr】
字数:439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哼哼!可别说本姑娘没给你选择啊,机会就在眼前,影狼君!既然承认了,本姑娘就让你好好一次看个够!先不说那么大的裙摆波浪层叠多少重,光是看一眼花团锦簇的繁茂景象就会让人眼花缭乱呢,怪只怪影狼君你落在了本姑娘的手里。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不得好……唔……唔唔……」影狼咒骂道,但是话还没说完,我便将整支鞋跟插入了他大张的口中,让他后面的诅咒咽回了肚子里。
  我扭动脚踝,将鞋跟在他口中翻搅,影狼的喉咙被搅得难受至极,我却不将鞋跟抽出,那干呕的声音便此起披伏不绝于耳,我露出鄙夷的神色道:「你这人嘴巴讨厌,要罚哦……」

  在影狼含糊不清的呜咽声中,我慢条斯理地脱下右腿的丝袜,从他那个角度望去,我裙下风光乍现还隐,看得他又是一阵阵心旌荡漾,那只丝袜莹润光滑,薄的几乎透明,慢慢从大腿褪至小腿,我踮起脚尖抵住高跟鞋不让他吐出,影狼吞了口唾沫,一时连反抗都忘记了,被我用丝袜从头上连同高跟鞋整个套了进去。
  「这回就暂且放过你……下次我才不会心软……」

  我拍了拍影狼的脸,松开了脚,任由他将鞋跟含在嘴里。

  影狼本能地抗拒,他怒目圆瞪,口中啊啊大叫,以示不满,徒劳地想将鞋跟从嘴里吐出,然而12cm的金属鞋跟整支没入了口中,可没法用舌头去顶,而且外面还被弹力极好的丝袜套住,他只能嘟长了嘴,尽量将鞋跟顶出一些,然而只一松开,鞋跟便又插进了深处,那一截鞋跟就在他的口中溜进溜出,样子像极了在吮吸着高跟鞋,毫无办法之下,最后他只好用牙齿咬住,这才不至于让鞋跟插入到嗓子眼里。

  「不错嘛……落在由依手上,还有这样的气魄……我说不定会对你倾心的哦……」像透明一样美丽的声音传来,「不过,光是嘴上逞强可没有用哦……」
  影狼扭头见到真理亚款步走了过来,那奚落挖苦的话语让他怒不可遏,「屈辱!这简直是奇耻大辱!该死的,我早该发现这是一个陷阱!」他在心中暗道。
  「早一点知道和晚一点发现没有区别哦,最后你都不可能从这里逃出去呢~ 」真理亚眼睛中闪烁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红光。

  而影狼这时候才留意到……这家伙的能力,是读心术?

  「正解!不过更准确地说,不是读『心』,而是读『思考』。」真理亚开心地笑了。

  影狼一声不吭地死盯着真理亚。

  「接下来还有问题要问你……」

  (你们休想从我这里套出任何情报!)

  「我们知道『隐之里』是个有规模的反抗组织。」

  (不要思考,不要思考)

  「想派人去镇压,但是不知道地点很困扰呢……」

  (不要思考,不要思考)

  真理亚又笑了。

  「本来就没有通过读心术来获取情报的打算啦。」

  「什么?」

  「是拷问啦拷问……」

  (……)

  真理亚开心地说。

  「很好玩的哦。不过不是我来拷问,有更适合和更喜欢做的人选。我来介绍一下,由依就是本次影狼君的拷问官哦……」

  我微笑地点点头,一副娇俏可人的模样。

  (这年轻貌美的少女能拷问?)

  「是哦,还是专门的呢……」

  「并不是专业的啊。」

  我很快乐地说。声音和年龄一样充满活力。

  被我这样的美少女拷问……一想到这个影狼就会因屈辱感而颤抖吧?

  「哎……姑且问一下吧,『隐之里』在什么地方?」

  影狼狠狠地瞪向我。

  「真是……不要用那样凶狠的眼神看着人家嘛……好恐怖好害怕哦……」
  完全没有害怕的样子,我却装出一副微微颤抖的样子。

  「总之,还希望你能够老实告诉我。」

  影狼沉默不语,真理亚瞟了他一眼。

  「想要亲吻由依的裙子吗?呵呵呵……你们男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只是偷看到女孩子的裙子就莫名兴奋了……不过话说,由依你今天这身裙子很漂亮哦,就连姐姐见到也要心动了呢……」

  「好姐姐,你还要取笑人家……这家伙刚才就一直盯着人家裙子,还毛手毛脚意图非礼,这才被我责罚……没想到还是死性不改……」我踢了影狼一下,他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一直都是一声不吭,「我只是惩罚他数裙子上的花朵和蝴蝶啦……要是数少了一朵花,我就刺瞎了他的左眼,要是数错一只蝴蝶,就刺瞎了他的右眼……没有了双眼,我倒要看他还怎么觊觎裙子的美色……」
  「是旁边这件绯红色的长裙吧?啧啧……你可真会为难影狼君呀……」
  「他一定会很认真很认真数的哦……」

  我抬手召回了七彩纱,影狼惊呆了,但转瞬他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逃!一定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他一弹而起,以极快的速度向楼梯口冲去,逃离的同时就是伸手要将套在头上的丝袜脱下,然而很快更让他惊讶的是丝袜紧紧套在脖子上的一圈连入手的缝隙也没有!他用手去扯高跟鞋,可是刚抽出来一点就像是到达丝袜弹力的极限了,而且任他怎样又是抓又是撕又是扯,丝袜上连一点损坏的痕迹也全无。

  「呜……」他气馁地拼命甩头,脱不下也就意味着一辈子就要注定戴着高跟鞋和丝袜了!他生生地停住了脚步!

  「逃呀……你怎么不逃了?呵呵……」我莞尔一笑,眼中媚意横生。

  影狼君,你想逃,我让你没有勇气逃出这个门口!

  「我杀了你!」影狼发疯了似的转过身向我扑来。

  迎接他的是那件绯红色的长裙,长裙滴溜溜地旋转着,上面一只只丝线绣成的立体彩蝶纷纷振翅飞出,不一会便将影狼团团拥簇,彩蝶的翅膀不断扑打在他的身上,张开锋利的纤爪不断撕扯,不一会影狼身上的衣物便纷纷破碎,他伸手拍打,却都被彩蝶灵巧地躲闪开。

  不着片缕的身体被彩蝶轻柔的翅膀拍中,影狼只觉浑身一阵阵酥痒,肌肉不由自主地抽动着,他强忍住不笑出声来,却连呼吸也变得一颤一颤的,他左躲右闪,始终无法摆脱彩蝶的纠缠,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我指挥着彩蝶从口中吐出一道道的丝线,将影狼的双手手腕捆绑在了一起,丝线不断交织,很快他的双手就呈握拳状被如茧般的丝线包裹起来,他的双腿自然也没理由冷落了,很快他的双腿上便织就了一双紧贴肌肤的薄薄黑丝。

  绯红色长裙无声无息地套住了他被捆绑起来的手腕,将他整个人吊起来提离地面,影狼双脚失去了依托,无助地扑腾挣扎,慌乱中颀长的大幅裙摆从四面八方倾泻而下,如深闺帘幕一般将他幽禁在里面。

  长裙底边一直垂落到影狼小腹位置,波浪般摇曳的裙摆遮断了他的视线,他发力要挣脱长裙的拘束,可是彩蝶的翅膀还在不断扑打,刚刚聚起的力气就被阵阵酥痒消解无形,那痒觉一直传到全身每一个毛孔,犹如蚁群在血管内爬行一般,全身酸酥难抵,他很想伸手去抓,可惜手腕被长裙紧束,根本就动弹不得,他身上的肌肉无数次绷直,又无力地慢慢松开,弄得他几乎就要发疯了,他口中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被压抑的笑声,夹杂着一声声模糊不清的哀告与求饶,身体前仰后合想要躲开彩蝶的这番折磨。

  但我怎么会就这么轻易饶他,在稍稍停下一会暂缓他的窒息感之后,无休无止的痛苦循环又开始了。

  惨叫声渐渐变小了,惨烈的挠痒使影狼无法顺畅呼吸,他已经精疲力尽,大张着嘴,连叫都没有力气。

  一只只彩蝶次第飞回裙摆上,我勾了勾手指,绯色长裙带着影狼冉冉飘了过来,这个骄傲的战士如今被腿上的黑丝强迫跪倒在我的面前,再不复刚才的威风。
  「妙!妹妹的手段真是妙不可言!不费吹灰之力就让影狼君落了个裙下困兽的下场……这要是不仔细看呀,谁能想到活色生香的裙子下面还藏着一位情哥哥……」

  「呵呵……人是姐姐带来的,姐姐要是喜欢,妹妹就将他送还姐姐收做玩宠好了……」

  「混蛋!放我出去!」影狼已是满头黑线,他嘴里咬着我的高跟鞋,连话都说不清晰。

  却没人理会他!

  「以你这丫头整治人的法子,这才刚开始就让一个大男人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真到了拷问结束时,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有一点男人的样子了……」
  「哪有……人家可是很温柔的哦……而且……影狼君也不是一般的男人呢……」

  「温柔地用高跟鞋刺瞎别人双眼吗?」

  「那是他实在可恶啦!哼!坏男人!刚才还要把人家的高跟鞋也带跑了!」
  影狼跪在冰凉的地板上完全就被忽视了,他的身体有些发抖,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难受,我看的出来他在极力地避开丝质裙摆与身体的触碰,可下身雄物已经无法自控地迅速勃起,虽然他在克制,下半身却忠实于欲望,在裙子的诱惑下翘首而立,一颤一颤的像是要跃起攀折下裙上的花枝,但它终究是无法跃起,与裙底短小细碎的流苏始终保持着几分距离。

  他现在是身体要够却够不着,心里想藏又藏不住,就在他期望我们对他的冷落能够一直继续下去时,耳边传来了真理亚的声音:「影狼君心里在想要是裙子能再长一些就好了是吗?」

  真理亚的话说得突然,影狼如触电般颤了一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可惜,就短那么一点啊……」我伸出一根食指,挑起了他的下巴,调戏起他来:「长一些的裙子也不是没有……只是,二楼并不对顾客开放呢……这里摆放的都是我的私人物品哦……我还不想和一个男人分享啦……」

  影狼明显变得局促不安起来,被一句「私人物品」勾起了无限遐想,刚才他还能如老僧入定一般正襟危坐,勉力摒除邪念,现在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心花怒放了。

  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失去自制力,这个男人的确有些不简单。

  「并不是新裙子呢……前几日还见由依穿过出席我们庆祝摧毁『刺喉之剑』的酒会派对哦,裙如流纱彩蝶缤纷,柔美飘逸得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着实迷倒了不少人哦……」

  真理亚完全洞悉影狼的心思,一番话简直让他羞辱到了极点,她说的不假,这的确是我穿过的裙子中颇为喜爱的一件,但我更喜欢欣赏男人在我的裙子下楚楚可怜、有些含羞又有些哀怨的样子。

  「放我出去!呼……凭你们这点手段就想让我屈服,休想!」

  他虬肌暴突上身前挺,像一头凶猛的野兽在展示它的威严。

  我双手捧住他裙子下的脸,揉捏着他的耳朵,脖子,然后十指划向他的胸膛,起初他还在挣扎抗拒,但是我的十指尖尖,捏住了他的乳头,影狼痛的哼了一声,身体却更加的兴奋起来。我持续着自己的动作,然后低下头去,看着他的雄物变得更加狰狞,唇角露出一丝笑容。

  「姐姐还有别的事就不陪你咯,记得问出来之前不要弄死了哦。」真理亚看了一眼裙子底下欲望高涨的影狼说道。

  「放心好了。」我浅浅一笑。

  说着令人不安的台词,真理亚转身离开了。

  我用左脚的高跟鞋拨弄着高高昂起的雄物,在影狼炽热的目光下注视下脱下丝袜,一双冰绡丝手套从我的手上脱离出来,将高跟鞋轻轻放在地上,灵动得就像有一双无形的手仍在穿戴着,冰绡丝手套从两边捏住丝袜口将影狼的雄物套了进去。

  「我的手段可远不止这点……别心急哦……呵呵……好可爱的小弟弟……来……把腿张开一点……」

  影狼如人偶娃娃般在我的操控下生涩地摆出了立M字正面大开腿下蹲的羞耻姿势。

  「呵呵……身体的柔韧性很好呢……臀部再低一点……双腿要与身体在一个平面……对……就保持这样的姿势哦……」

  影狼的双腿在颤抖,他在极力地抗拒令他难堪的动作,虽然论力气我一个柔弱女孩无论如何比不上他孔武有力,但他的肢体却不得不遵照我的意志严格地执行最苛刻的动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