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魔女小金】
【魔女小金】
小金自从上次吸食了那个叫做一飞的男孩之后,一直都没有进食。虽然小金的吸阳媚功可以让她吸食一个男孩之后一个月不进食,只喝少量的水为生。但是小金现在已经整整两个月没进食了,现在她每天只觉得身体燥热,阴道里淫水连连,解渴难耐。她急需一个小男孩来为她充饥,同时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否则小金就会因为走火入魔而疯掉。

今天去捕猎之前,小金特地打扮了一下,她为自己的涂上了粉红色的唇彩,抹了淡淡的眼影,喷上可以增加妩媚的香水。她穿上了一件粉红色的公主裙衬衫,更显出她纤细洁白的脖子和手臂,小金穿上了一条超短裙,完全裸露着她修长白嫩的大腿。她找了一下镜子中的自己,无限的妖媚迷人,于是满意地关门外出,寻找猎物。

小金走上街去,果然她迷人妖媚的样子吸引了无数男人有色的眼光,回头率非常高,还有不少男人主动来搭话献殷勤,小金只是笑笑。她要找的是那些比她小一两岁的小男孩,一来这些小男孩涉世未深,容易上钩,她也能控制得住;二来这些小男孩吸食之后最有营养,对自己的滋补大大有益;三来这些小男孩都没什么性经验,和他们做爱可以让自己完全掌握主动,得到最佳的性高潮。


目标很快出现了,这是一个大约14岁左右的小男孩,还是一脸稚气未脱的样子。小金看到了非常喜欢,她笑着拉住这个小男孩的双手说:“弟弟你好呀,姐姐好喜欢你,可以和你交一个朋友吗?”
小男孩呆住了,他眼前的小金站在阳光下,她的眼睛宛如茶色的钻石一样闪闪发光,她裸露在外的白嫩肌肤,超短裙下的修长大腿,脸上的迷人笑容,火辣的身材,长长的秀发,她的一切都像天使一样美好。小男孩看呆了,只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弟弟好乖,姐姐住在那幢楼的最后一间,弟弟记得中午来找姐姐哦,姐姐请你吃午饭!”小金又笑了一笑,抱了抱小男孩,还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小男孩只觉得小金温香软玉般的身体抱着自己,富有弹性的乳房顶着她,小金的吻宛如蜜糖一般,他一下子就仿佛醉了一样魂不守舍。其实,他又哪里知道,小金已经在此期间对他使用了媚术,他只目送着小金远去。


小金回到家里,就在等小男孩,小金的家是完全隔音的,因为吸食小男孩的过程有些疼,她不希望那些小男孩的呼救声传出来。到了中午的时候,小男孩来了,小金听到门铃响急忙跑去开门。她开了门之后,一把将小男孩抱进怀里:“姐姐想死弟弟了,姐姐都饿死了,弟弟怎么赔呢?”小男孩只觉得自己被小金身上的香气包围,就糊里糊涂地看着小金把门关上并反锁,跟着小金进入了隔音室中。
小金再次把隔音室的门锁上。小男孩看着这间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双人床,小金媚笑一下,对小男孩说:“弟弟先坐在床上休息一下,等姐姐看好东西。”小男孩看着小金带着挑逗的眼神和姿态,也微微觉得有些兴奋,就继续看着小金。

岂料下一秒小金开始一个一个地解开衣服的扣子,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小金再一耸肩,一套衣服飘飘然落到地上,小男孩还没来得及惊呼,小金又把手放到腰后,轻轻一动手指,她的裙子也落到了地上。
现在的小金面对着小男孩,只穿着一套比基尼一般的内衣,白色的乳罩包住了她D罩杯的乳房,白色的内裤包住了她丰满的阴阜和圆润的屁股。小男孩目不转睛地盯着小金雪白的身体和劲爆的身材,特别是小金乳罩上微微凸起的乳沟和乳晕以及小金内裤里一大撮隐约可见的乌黑发亮的阴毛,许久才问:“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呀?”


小金甜甜地笑了,笑中带着妖媚,小金对小男孩说:“姐姐前面不是说过吗?我等弟弟都等的饿了,弟弟怎么赔姐姐呢?姐姐只好用着美丽的身体把弟弟吃掉!吃掉弟弟之后姐姐就不饿了呀!弟弟说好不好呢?”
小男孩这才知道自己进入了魔窟,他吓得浑身发抖,急忙说:“姐姐,我也觉得你很美,但是我不想死啊,姐姐饿了我可以请姐姐吃饭,不要吃掉我啊,求求姐姐了!”他正想夺门而出,但是小金向他逼近,他只觉得小金身上的香水味和一股体香正扑鼻而来,顿时他只觉得昏昏沉沉,手脚无力,其实这正是小金的媚香,任何人闻了都会失去反抗的能力。正在他没有退路的时候,小金忽然抱住了她,在他耳边轻轻地吹气:“看把你吓得,姐姐和你开玩笑呢,来,抱住姐姐,亲亲姐姐,乖的话姐姐就放过你~”


说罢小金张开樱唇,吻住小男孩的嘴,小男孩听她说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于是就听话地抱住小金,吻住她的红唇和她接吻。一接触到小金的红唇,小男孩就感到了一股温香甜软。小金的舌头顶开小男孩的嘴进入他的嘴里和他的舌头互相追逐起来。单纯的小男孩毫无接吻的经验,也觉得这样做很好玩,他吻着小金的红唇,吸着小金的唾液,小金的唾液甜甜的,小男孩吸着吸着觉得很舒服。一时间房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两个人的四篇嘴唇在静静地接吻。


小金的手也没有闲着,一开始她的手捧着小男孩的脸颊和他接吻,后来则开始一边脱去小男孩的衣裤一边爱抚他的全身。小男孩只觉得小金嫩滑的手掌一寸一寸地温柔抚摸着自己,从他的背部,到臀部,小金还用手爱抚他的阴茎,让他好不兴奋。他刚才喝下去的小金的唾液是极强的镇定剂和催情剂,渐渐地,他感到不害怕了。小金继续吻着他,双眼半开半闭,充满了诱惑,小金天使般的脸就在他的眼前,正微笑着和他接吻,小金丰满的乳房隔着乳罩顶着他,让他充分感受到了小金乳房的肉感和弹性,特别是自己小金高高的阴阜已经分泌出了淫水,湿湿的隔着内裤有意无意地摩擦着他已经勃起的阴茎,更是令他欲火难耐。在淫荡的小金面前,小男孩的双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先是爱抚小金宛如丝绸一般的长长秀发,再是捧着小金美丽的脸颊,然后从小金细腻的白脖子向下,爱抚着小金光滑的后背,他的手环上了小金柔若无骨的细腰,小金媚笑着,小男孩好像受到了鼓励,拉开小金小小的三角短裤,用手捧着小金两片小小的屁股,然后他的手伸入了小金的阴户,感到了小金那里一根根阴毛和湿滑的爱液,当他的手指摸着小金的阴核的时候,小金轻轻地呻吟了一声,然后又娇笑了起来:“讨厌!”说着小金把小男孩轻轻一推,两人就同时倒到床上去。

小金的双手宛如八爪鱼一样紧紧地抱着小男孩,她修长的美腿又仿佛蛇一样缠着小男孩的下身,她继续和小男孩接吻,更多香甜的唾液通过她的红唇被小男孩喝下,让小男孩进一步迷醉。小男孩只觉得小金甜软的红唇吻着自己,她凉凉的润滑肌肤靠着自己的每一寸身体,她丰满诱人的乳房隔着蕾丝乳罩顶着自己。小金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半透明的白色内裤显出里面乌黑发亮的一大撮阴毛来,小男孩的阴茎隔着她的内裤顶着她。小金看着身下的小男孩,觉得是时候了。她问小男孩:“弟弟,想要姐姐了吗?”
小男孩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马上点头。

小金抬起屁股,脱下了自己已经湿透的内裤,又当着小男孩的面把手伸到自己的背后,解开了自己白色的乳罩,顿时,小金一对丰满的D罩杯乳房就跳了出来,白嫩的乳房,鲜红色的乳头,硬币一样大的粉红色乳晕把小金性感的身材衬托到极致。小男孩急忙用手抚摸着小金的乳房,只觉得小金的乳房弹性十足,鲜红色的乳头已经有点微微挺起,正从粉红色的乳晕里站起来,他又用手摸着小金的小穴,摸到了湿湿的软肉和阴毛,小金看着小男孩已经完全发情,感到很自豪。她抱着男孩的脑袋,再他的脸颊边吹气说:“弟弟,姐姐就要来了,听姐姐的话就好,好吗?”说着,她跨过小男孩的身体,对着小男孩的阳具屏住呼吸,两个月没吸食阳气了,今天正好过过瘾!


小金光滑的小腿一曲,自己用自己湿润的阴部爱抚小男孩的龟头,小男孩从小金的身下看过去,小金赤身裸体,她的阴部周围长着一大撮乌黑发亮的阴毛,她暗红色的大阴唇很肥厚,因为沾满了爱液而闪闪发亮,小金鲜红色的小阴唇很薄,正对着小男孩的阳具一开一合,小男孩目不转睛地看着小金赤裸的下身,虽然他因为资历有限,还不知道小金想干什么,但是他从小金淫荡的姿态、眼神和声音来看,知道接下去发生的事情一定异常淫靡。

果然,小金屏住呼吸,一手握住小男孩的阴茎,一手撑开自己的两篇阴唇,顺着顺着阴茎勃起的角度,往下坐,去迎接两个月都不曾享受过的阳气。未经人事的小男孩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他都不知道怎样做爱,小金的阴唇一接近他的阳具,就自动张开包住阳具,然后小金的圆润雪白的小腿彻底放开,一屁股坐了下去,享受小男孩小小阳具直插到底的快感。

阴茎刚刚插入小金体内的一瞬间,小男孩感到一阵眩晕:这就是姐姐身体内部的感觉吗?小金的身体虽然是凉凉的,她的体内却是燥热无比,小男孩只觉得自己的阳具被小金阴道的嫩肉紧紧包住,瞬间的快感让他浑身无力。小金却干劲十足地动了起来,小金用修长的美腿撑着床,一上一下地挺动了起来,她还不时地摇动屁股,让小男孩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研磨。小金体内的嫩肉也动了起来,时而慢慢揉动,时而夹着小男孩的阴茎,时而又不断研磨。小金的子宫像一个锁一样扣住小男孩的龟头,不停地爱抚。小金也开始媚笑着用淫声浪语挑逗小男孩:“弟弟,继续插姐姐呀,姐姐是你的,姐姐最爱你,只给你插。”小男孩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兴奋到了极点,渐渐的一股快感直冲脑门,脊髓一麻,浑身抖动着,把自己的童子精射入小金的阴道深处。小金只感到阴道一热,一股热流冲入自己的子宫,知道小男孩射精了,于是运起吸阳神功。


小金运用阴壁功,让自己的阴道内的嫩肉细细地缠绕住小男孩的阳具,小男孩只感到小金的阴道变得更加紧窄,一阵温暖润滑的感觉从自己的阳具传来,小金的阴道把他夹的无比舒适,小金从子宫里分泌出催精的媚液,子宫更紧紧包住龟头,小男孩只感到小金的阴道里好象有无数只小手爱抚着自己的阳具,小金这个时候用力吸气,小男孩只感到她的子宫和阴道都吸着自己的阳具,顿时精关竟然根本关不住,精液一泻千里,这一射直射得他神志恍惚,几乎昏迷过去。小金媚笑着看着身下第一次性交的小男孩,她俯下身去,抱住小男孩亲了又亲,一边爱抚他的全身一边说:“弟弟怎么才这么短的时间呀,再来一次吧!”


这句话要是在身经百战的男人耳中绝对是一大打击,所幸小男孩还很单纯,只是觉得意犹未尽,他的阳具依然插在小金的身体里,但是早已软化了。小男孩苦笑里一下:“姐姐,我早就没力气了,根本连动的力气都没有。”小男孩说的是实话,小金刚才的吸阳神功早就吸出了他的大部分精液,他现在四肢无力,大脑缺氧,根本没有力气再次性交。但是小金是不会怜悯自己的猎物的,除非她在和小男孩的性交中达到性高潮,否则她就无法把小男孩的最后一滴精液吸出来,吸食的过程也就无法进行。
但是小金自然有小金的办法,她向着小男孩甜甜地笑了一下:“让姐姐说你什么好呢,下次可要进步啊,来,姐姐奖励你一点好东西。”说着她俯下身去,不由分说,用红唇顶开小男孩的嘴,然后把自己的乳房放到小男孩的脸上,带着淫荡的妩媚笑容说:“姐姐喂你喝奶,来,乖,喝下去。”小男孩一听喜出望外,他虽然几乎动弹不得,但是他当看到小金白嫩的丰满乳房上鲜红色的乳头正挺立在膨胀的乳房上时,他还是抬起头,迫不及待地含住了小金的乳房。顿时,小金的乳汁就进入了小男孩的口中,满口的甘甜芬芳,小男孩喝着甘甜的乳汁,闻着小金扑鼻的乳香,他有哪里知道:小金的乳汁是上等的媚药,只会让他的阴茎更快勃起,让他更快精尽人亡而已。小男孩感到自己的阴茎逐渐挺起,自己身上也逐渐燥热起来,想要再次性交了。小金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处男阴茎变得更加粗大,于是停止了给小男孩喂奶,亲了小男孩一下说到:“弟弟不许再喝了,再和姐姐继续,等到干的姐姐舒服了再有奖励。”

说着小金继续直起自己赤裸的身体挺动起圆白的小屁股,继续和小男孩做爱,小金是在等待自己的高潮,以便更多地吸取小男孩的精液。可是淫荡的小金来高潮又谈何容易,在短短的三个小时里,小男孩一次次地射精,喝奶,勃起,再射精,如此循环往复。小金的身体越来越燥热,她的吸阳神功已经运行到了极致,今天小金可以说让小男孩的童子精喂了个饱,而可怜的小男孩只觉得每一次射精,姐姐的媚骨就犹如海绵一样把自己的精液和其他的一些东西吸了进去,他觉得自己越来越空虚,他已经动弹不得,神志恍惚,基本上没法思考。小金看着床上的小男孩,知道她顶多能再吸一次精,这次一定要达到高潮。


于是,小金对小男孩说:“弟弟做的真好,但是姐姐还是没有最爽,弟弟现在要听姐姐的话,尽量地多摸摸姐姐,知道吗?”小男孩点点头,于是赤身裸体的小金让小男孩把自己的乳房上,让小男孩爱抚自己的乳房,抚搓自己的乳头,小金趁着小男孩的阴茎再次变得硬了一点,再一次用修长的美腿夹紧小男孩的身体,开始挺动起自己的屁股,进行最后一次性交。


“嗯~弟弟,加油顶啊~”小金发出了销魂蚀骨的呻吟,,小男孩看着眼前的小金,这次的小金和前面都不一样,她星眼半闭、浑身香汗淋漓,粉脸狂摆,媚眼如丝,上气不接下气地享受着高潮到来前的快感,小金使出浑身解数,她的阴道里的嫩肉层层缠绕着小男孩的阳具,或是爱抚,或是研磨,令小男孩感到无限的舒畅,小金雪白的丰满乳房在随着性交时身体的摆动乳浪连连,小男孩则用手一松一紧地爱抚着小金的两个乳房,时而用手指抚搓着小金的乳头,时而又用抬起头嘴含住乳头吮吸乳汁,他感到小金的乳房在自己的手中变大变热,小金的乳头和乳晕在自己的嘴里变大变硬,涌出丝丝甘甜的滚热乳汁。小男孩的手则在小金浑身上下游走,时而搂着她细腻的白脖子,时而搂住她柔若无骨的细腰,时而伸入她乌黑发亮的阴毛里,抚搓已经完全湿透和阴核与发烧般的阴蒂。
小男孩的这些动作把小金推上了高潮的顶点,说时迟那时快,小金的性高潮来了,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顿时变成了无比淫荡的叫床:“嗯~弟弟真好~加油~姐姐不行了~要泄了~要泄了啦~”
这时候,小金雪白的身上出现了高潮时的玫瑰色红晕,小金的粉脸通红,乳晕膨胀,乳头变硬,阴唇紧紧地夹着小男孩的阴茎,子宫和龟头紧密收缩,带着媚药的淫水爱液乳汁喷涌而出,只烫得小男孩无限舒爽,小金再也支持不住,顿时俯下身倒在了小男孩的身上,她的脸颊依偎着小男孩的脸,还未等小男孩反应过来,小金的红唇就吻上了小男孩的嘴,吸阳神功又最后一次发挥了作用,小男孩只觉得小金的子宫和阴道产生了巨大的吸力,顿时感到脊柱一麻,小肚子一阵痉挛,精液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冲入小金的子宫里小金被精液烫得叫了起来,但是依然像八爪鱼一样地紧紧抱住小男孩,又像水蛇一样牢牢地用大腿夹住小男孩的下身。同时,小金的肚子中也一吸气,小男孩只感到自己的阳气和灵魂源源不断地被通过小金的红唇被小金吸入口中,小金的小穴也是不断吸取小男孩的精液,小男孩想要挣脱,却只觉得只觉得精神恍惚,百脉皆沸,小金又爱抚他的背脊,这一爱抚,小男孩的射精仿佛无法停止一样,全部被小金的小穴吸去,小男孩只觉得自己仿佛要被小金吸干一样,他觉得自己被小金销魂蚀骨地融化了,只觉得晕头转向,自己越来越无力,小金火热的身躯紧紧地抱住他仿佛有千钧之重,就连小金的乳房也要让他喘不上气,小男孩的意识渐渐模糊了,他就在窒息一般的快感中昏了过去,失去了直觉,下身依然在不断射精,直到最后一滴精液射出为止。

现在,这个小男孩即使能够活下来,也成为了性无能,他的阳气已经彻底被小金吸得干干净净,他已经彻底中了小金媚骨的毒,如果不是他喝过小金的乳汁,恐怕早就精尽人亡了。但是,小金之所以让他活着并不是出于怜悯之心,小金在吸食完了储藏小男孩生命精华的精气之后,还要更进一步吸食小男孩的身体,把他彻底作为食物吸食掉!


过了很久,小男孩醒转过来,小金已经做好了最后吸食他的准备,此时的小男孩已经动弹不得,仿佛瘫痪了一样。他看着赤身裸体的小金说:“姐姐,我真的没力气再干了,我想要回去可以吗?”小金银铃般地笑了起来:“弟弟为什么还要回去呢?姐姐前面说过要吃掉你,让你和姐姐永远在一起,姐姐怎么会食言呢?”说着她用手爱抚床上动弹不得小男孩。一边拾起刚才脱下的乳罩和三角裤,把小男孩的手脚全部捆在床上。

虽然小男孩先前被小金的体香、乳汁和爱液淫水弄得昏头昏脑,但是现在他也知道自己死期不远,他也想逃跑,无奈自己的阳气早已被小金完全吸去,根本无法动弹,外加中了小金媚骨的毒,所以他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小金把自己捆得结结实实。他只能不停地求饶,让小金放他一条生路。小金却淫荡地笑着说:“弟弟应该感到高兴呀,从此我们就融为一体了呢,放心,一开始会有点疼,但是因为你刚才表现不错,姐姐尽量让你舒服一点。”说着她拿了两个枕头垫在小男孩的脑袋下,这样吸食起来更加方便彻底。


最后吸食的准备工作就做完了,小金抬起屁股,一脚跨过小男孩的头,她的阴唇直接对着男孩的脸,她修长光滑的大腿死死夹紧男孩的头,不让他挣脱。小男孩看着眼前小金的阴部,小金鲜红色的小阴唇已经被插得微微绽开,大阴唇则被插得肿了起来,乌黑发亮的阴毛上沾满了亮晶晶的爱液和淫水。小金阴部爱液淫水的香甜气味再一次挑起了小男孩的性欲,但是这一次小男孩知道自己要死了,最后苦苦哀求小金放过他。
小金再一次淫荡地笑了起来:“弟弟,乖嘛,你以为事到如今姐姐还会放过你吗?”说着她一屁股坐在了小男孩的脸上。


小金的屁股就这样在小男孩的脸上抬起坐下,坐下又抬起来,摩擦着小男孩脸上的每一寸皮肤。小男孩感到小金阴道上的嫩肉暖暖的,小金的阴毛刺刺地扎着他。“嗯~嗯~嗯~好爽啊~”
小金旋动着屁股,刚才吸入体内的精液和小男孩脸部的摩擦让她达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小金的阴道里喷涌出一股股暖暖的爱液淫水,喷满了小男孩一脸。一开始小男孩还有机会呼吸,但是后来小金分泌的爱液淫水越来越多,他就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他感到自己必须逃离这一片闷热潮湿的爱液淫水的峡谷。可是小金一屁股在他的脸上坐了下去,浓浓的爱液淫水随着小金的泄身直接泄到小男孩的脸上。爱液淫水甘甜淫荡的味道淹没了小男孩的脸。小金的屁股坐在他的脸上,阴唇正对着他的嘴,小金的阴唇仿佛自己有生命一般,直接吸住小男孩的嘴,把数不清的爱液淫水倾斜进小男孩的肚子里。小金则在上面气喘吁吁,连续的高潮让把她推上了快感的浪尖,她已经准备做最后一击。
“嗯~姐姐为了招待弟弟,现在都没吃午饭,姐姐饿了,姐姐该怎么惩罚弟弟呢?姐姐前面说过要把弟弟吃掉,让姐姐和弟弟永远在一起,现在姐姐要履行诺言了~弟弟不要害怕,不会痛很久,乖哦~”


可怜的小男孩只觉得眼前小金的阴唇忽然变大了,把他的整个脑袋都吞了下去。他进入了小金的阴道里,只感到小金的阴道里忽然生出了很多小管子,正在吸食吞噬自己的每一个分子,这个过程是剧痛的,他猛烈地挣扎要从小金的小穴里摆脱出来,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已经太晚了,小金已经把他的其余部分也渐渐地吸入了小穴,他大声惨叫,时而呼救时而求饶,但是他在小金小穴里的声音只有小金听得到,其实即使他不在小金的小穴里,在这件隔音室外面的人也不能听到他的叫声,他只听到小金在叫爽叫甜,小男孩伴随着周身的剧痛,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慢慢消失,最后在剧痛中惨死了。渐渐地他只剩下了一堆的残骸,而其余的部分则被小金完全吸食。两小时后,一切都结束了。

魔女小金感到心满意足,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赤裸的身体经过吸食之后变得更加性感娇媚,她一边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边对着小男孩的残骸说:“弟弟,姐姐很守信用呀,最后我们终于在一起了,你已经成为了姐姐这美丽乳房的一部分,是不是很高兴呢?”

说着她把小男孩的残骸收拾到垃圾袋里,继续准备怎样捕食下一个猎物了。
[ 本帖最后由 重庆水务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n9509 金币 +15 合格